英国代孕合法_65万包成功代孕套餐_9066654

2021-06-21 04:23:31 来源:合肥晚报

而《不思异》从2017年的《辞典》到今年的《电台》和《录像》共播出三季,每一季分数均超过豆瓣7分。它的体量却和口碑对比鲜明:《不思异:录像》一季12集,单集片长仅为8分钟。兔狲文化CEO、《不思异》系列出品人邱其虎告诉毒眸,12集通常能够在15天内拍完,第一季《辞典》拍摄时更快,“上午一集,下午一集”。

作为一部小成本迷你剧,《不思异》播放量已属可观:在B站上,《不思异:录像》总播放达到872万,系列追剧人数42万,弹幕总数6万。后两季还在不断给前作导流,如今第一季《不思异:辞典》的播放量已经累计达1009万。

为何这样轻体量的迷你剧可以收获如此大的注意力资源在袁哲看来,迷你剧所拥有的核心的竞争力是“用很小的成本占领观众的心理认知”,“虽然我们是微量级的东西,其他超级大剧一集的成本比我们整季还高,但是一个作品的品牌对观众注意力的夺取、所获得的观众对于品牌的认知其实是差不多的,以小博大的优势就展现出来了。”

2019年11月播出的《不思异:录像》是《不思异》系列的第三季,12集的独立故事使用一种“伪纪录片”手法,12位主角来到一个神秘的采访间讲述自己遭遇的离奇经历,主观的叙述穿插着第一视角的手机录像构成了正片内容,而观众负责从主角的叙述和录像中拼凑出一个“细思恐极”的真相。

虽然是悬疑惊悚题材,但《不思异》核心的卖点不是“吓人”,豆瓣用户在热评里频繁夸赞的是它的“反转”。看过《不思异》的观众基本能够明确,这并不是卖相上精致、演员表演特别有质感的那一类剧集,它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剧本。

“做好的惊悚悬疑,我觉得首先还是在立意。”邱其虎说道,“恐怖片都会拍床底下有张脸,我们也会拍,但是观众看《不思异》除了看那张脸,还能够去想一下有别的意思在。我们在努力地留下这种‘小韵味’,这是一个标准吧,不是吓人就行了,需要有一些连接到生活的地方。”

邱其虎特别提到《录像》中《眼瞳》这一集,他们赋予剧情的意义是:展现影像对都市人生活无所不在的窥探。立意不浅但剧情充满了日常感:主角是个猥琐男,在地铁上长期用手机偷拍一位穿红色凉鞋的漂亮姑娘,但有一天这女孩不再出现了——她很可能被一个变态跟踪狂杀害了,猥琐男主角的手机录像里,女孩附近总会出现一个鬼鬼祟祟的老头,而女孩消失后的某一天,老头又出现在地铁上,镜头拉近,他脚上穿着一双红色凉鞋。这种在地铁上被窥视、被跟踪的恐惧是直抵人心的,因为足够贴近生活,每个通勤途中的女性都有可能遇上。

邱其虎将《不思异》的模式总结为九个字:“小成本、高概念、强类型,我们的片子大多数都是符合这个的,比较典型的是《婚前检查》,一个房间,两个演员,剧情进行下去有反转,情节紧凑,类型性很强,我们希望这个模式能够走得通,形成我们的一个壁垒。”

《不思异》已播出的三季共计50集,意味着将消耗数以百计的故事创意,这些创意都来自兔狲文化建立的故事素材库。“我们其实有一个故事库,不断地开发,里面有一些好拍的和一些成本比较高、不太好拍的,前期拍第一季的时候,就挑容易实现的先开始制作。”邱其虎说道,“这种点子不是我们关上门一下子能想出来那么多的,一方面是我们自己本身做开发,有一些内容储备,另一方面也是要多接收信息,感知一下社会生活,还经常得做头脑风暴。”

毒眸了解到,12集的剧本是从大约50个点子中不断筛选、修改从而诞生的,要从故事库里提炼出一季内容,需要一个半月左右的开发周期,这个时长是拍摄期的三倍。这也解释了为何“迷你”的《不思异》拥有吸引观众反复观看甚至反复讨论、解密的能量。

而对故事质量的把控能力,可能是兔狲文化“基因”里自带的。兔狲文化团队的前身是袁哲和邱其虎于2014年成立的琥辕影视有限公司,他们制作的院线电影《童图》拿到过2014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创意奖,这部电影至今尚未上映。

“电影节我们走得还挺多,也拿了一些荣誉。为什么后来我们坚定去做迷你剧就是因为可以自己控制,本身是做编剧出身的,我们来把控整个故事,再加上导演的创作,去形成一种风格。你看市面上那么多能人志士,那么多‘老江湖’做出来的片子,效果为什么不太好可能不是一开始就不好,而是因为种种权衡,种种变化,最后弄得不尽人意。”袁哲说道。

作为一部“微量级”的作品,《不思异》的开局并不轻松。

“在你没有办法证明自身商业模式的时候,也没有人愿意投钱进来,但我们胆子比较大,前面都是自己投拍的,”邱其虎回忆道,拍完第二季《电台》之后,兔狲一度陷入过资金瓶颈期,“虽然成本低,但是也架不住这么多集的。”《电台》原定上线的2018年秋季,《不思异》尝试为筹集营销费用而众筹,最后众筹以失败告终。

2018年,刘德华监制、吴镇宇主演的《东方华尔街》打响了国产迷你剧集的头炮,播放量过亿、豆瓣评分7.6。但这部星光熠熠、做到了“电影级别质感”的作品并不是迷你剧市场的常态,更多的迷你剧成本在两三百万,阵容里少有成名艺人,也很难招商,因为看不到太大的盈利点。